找律师咨询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办案助手 >> 典型案例
    原告定安南华蛋鸡场诉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行政拆迁补偿行政判决书
    【字体:
    【判决时间】 2014-10-14
    【编辑日期】 2015-01-16
    【案例性质】 普通案例
    【审理法院】 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案例字号】 (2014)海南一中行初字第189号
    【案例摘要】

    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4)海南一中行初字第189号

    原告定安南华蛋鸡场。

    法定代表人许书彬,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符菊,海南国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符立东,县长。

    委托代理人吴云竹,该县政府法制办干部。

    委托代理人符太珍,定安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干部。

    原告定安南华蛋鸡场(以下简称南华鸡场)请求确认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强拆行为违法并要求赔偿一案,于2014年7月23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年7月29日受理后,于同年8月6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9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原告南华鸡场的法定代表人许书彬及其委托代理人符菊,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符太珍、吴云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0年,为了盘活国有存量建设用地,加快官娘脊片区项目开发建设,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发出公告决定清理上述用地范围内的建筑物及其他附着物、青苗等。原告南华鸡场在清理范围内。双方经协商签订了补偿协议,因原告未履行协议约定的义务,被告对原告所在鸡场的地上建筑物、附着物、青苗进行清理。被告于2014年8月15日向本院提交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1.关于清理国有建设用地地面青苗及附着物的公告,证明被告依法定程序张贴公告,通知权利人办理补偿登记手续。2.塔岭工业园二期(官娘脊)用地示意图、南华鸡场用地示意图,证明原告南华鸡场的用地在国有地清理的范围。3.关于成立塔岭工业园二园(官娘脊)项目用地土地征收及拆迁领导小组的通知,证明被告对此次土地征收及拆迁工作依法组成工作小组。4—9.房屋及其他地上附着物、构筑物拆除以及青苗补偿协议书及支出凭单,证明定安县国土环境资源局与原告签订有关建筑物、构筑物和青苗补偿协议,并向原告送达限期清理青苗及附着物的通知。10.关于原告要求补偿问题的意见,证明定安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向被告提出补偿意见。11.关于促进规模化畜禽养殖有关用地政策的通知,证明行政执法适用法律正确。12.解决原定安南华蛋鸡场遗留问题补偿协议书及支出凭单,证明定安县国土环境资源局与原告签订解决原定安南华蛋鸡场的遗留问题。13.情况说明,证明原告未按规定时间清理青苗及附着物。14.附着物补偿协议书及支出凭单,证明已与原告签订被拆迁附着物补偿协议书,约定原告事后不得再提出其他任何补偿要求。

    原告南华鸡场诉称,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没有履行法定程序,对原告的鸡场进行强拆,属于滥用职权、违法行政。同时,被告给予原告补偿标准过低,极为不合理,且被告的违法强拆行为导致原告直接财产损失人民币20多万元。另外,原告被征地后另选它址投建厂房设施时,挖井的实际费用为人民币132000元,而被告只补偿人民币20000元,相差悬殊。且因征地导致原告停厂2年,经专业评估公司直接经济损失达人民币百万元,对此被告亦未分毫赔付。请求法院判令:1.依法认定被告强拆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2.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因强拆导致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171590元;3.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4.28亩的征地补偿费人民币25038元;4.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80亩的征地补偿差价人民币388000元;5.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因征地导致的财产损失即挖井费用的补偿差价人民币112000元;6.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原告因征地导致的停产损失人民币100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诉讼中,原告明确第三项请求为依法判决支付原告承包4.28亩土地的剩余年限租金人民币25038元。原告提供的证据:1-5.相片,证明原告南华鸡场被强拆现状。6-8.导致原告无法投产的相关材料,证明因强拆及被告拖欠租金造成原告无法投产。9.测算表,证明被告强拆鸡场面积为1086.6平方米。10-12.批示和报告,证明县政府和国土部门认可强拆损失赔偿。13.公告,证明县政府开始清理建设用地征收工作。14.征收补偿款额明帐,证明县政府强拆后租金虽已支付,但拖欠达2年之久。15-16.有关意见和协议,证明被告补偿不公平,又不准原告投诉的事实。17-20.有关材料、租赁合同书,证明原告不服补偿协议可以提起行政诉讼,以及补偿应包括停产停业的损失,且被告强拆使用暴力应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在被告强拆后,应重新落实新的养殖用地。21-23.证明材料,证明原告与村委会租赁的4.28亩土地应返还剩余年限租金。24-26.公证书、明细表、营业执照,证明原告养殖的蛋鸡的补偿标准及原告的法人身份证明。27-28.公告、定府办(2011)80号,证明被告成立拆迁小组,并发出公告清理国有用地。原告补充的证据:1-3.土地租赁合同,证明原告租赁84.28亩土地。4.关于补偿拆迁造成损失的请示及损失一览表,证明被告强拆造成原告直接损失人民币201430元。5-6.关于原告要求补偿问题的意见,证明被告只补偿因强拆行为造成的损失人民币29840元,以及补偿80亩剩余租金年限不合理。7.收据,证明原告打井产生的实际费用为人民币134000元。8.请示,证明原告因被告征地导致各项经济损失未予补偿的明细。

    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辩称,2011年初,经过公告、协商、现场清点、委托评估等一系列工作后,原告南华鸡场与县国土部门签订多份补偿协议,先后补偿原告人民币696.2414万元。原告收到上述补偿款后,没有按照协议自行清理地上房屋及附着物,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被告继续多给予补偿款。被告据此拆除原告的房屋和地上附着物程序合法。另外,原告与其他村村民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属无效合同,被告依照职权对该宗地进行清理合理合法,不存在给予征地补偿费的问题。而另外的80亩土地已按协议给予原告补偿。还有,原告原鸡场的水井补偿款原告也已认可,原告新鸡场的场地因地质结构不同造成的打井成本增加不能作为事后追加补偿的理由。总之,被告对原告的补偿已全部到位。请求法院判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一、对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提供的证据的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1—14,证明被告发出公告清理国有建设用地,原告与被告签订补偿协议,原告领取相关补偿款后,被告向原告发出限期清理青苗及地上附着物通知的事实,真实且与本案有关联,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二、对原告南华鸡场提供的证据的确认。原告提供的28份证据中,证据1-12、15-19、22-25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作为本案证据采纳。证据13、20、27-28已在被告证据中进行确认,不再重复确认。证据14、21、26证明原告的身份和原告收到被告支付的剩余年限租金人民币49.8万元,以及原告承租4.28亩土地的事实,真实且与本案有关联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另外补充的8份证据:证据1、5—6证明原告承租80亩土地建鸡场,以及被告对原告进行相关补偿的事实,真实且与本案有关联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证据2-3已经确认,不再重复确认;证据4没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不能作为本案证据予以采纳。证据7-8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作为本案证据采纳。

    经审理查明,涉案土地为国有土地,分为两块,面积分别为80亩和4.28亩。自2001年1月5日起,原告南华鸡场租赁上述80亩土地用于建设蛋鸡场,租期至2027年1月4日止。原告系个人独资企业。2010年12月13日,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发出《关于清理国有建设用地地面青苗及附着物的公告》,其主要内容是:为盘活国有存量建设用地,加快官娘脊片区项目开发建设,县政府决定对官娘脊的国有存量建设用地进行清理。凡在上述土地范围内,任何单位和个人所种植的农作物、林木及其他附着物、建筑物、构筑物等,请在本公告发布之日起10天内到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办理补偿登记手续。涉案土地在上述建设用地范围内。为了加快上述项目的开发建设,被告成立了项目用地土地征收及拆迁领导小组。2011年3月8日、5月17日和18日、10月9日,定安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分别与原告签订《补偿协议书》,双方共同委托评估机构对涉案的80亩土地范围内的房屋及地上附着物、构筑物、青苗等资产进行评估,双方同意按评估价进行补偿。并约定原告自行清理拆除范围内的建筑物及其他附着物、青苗的期限及原告未履行被告可自行处置。协议签订后,被告已按约定向原告支付全部补偿款共计人民币646.4414万元。但原告领取补偿款后一直未按约定执行。2012年12月20日,定安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向原告发出《关于限期清理青苗及附着物的通知》,限期原告自行清理青苗和附着物,逾期将按有关规定处理。2013年1月23日,定安县国土环境资源局考虑到涉案的80亩土地尚有15年使用权,为保护原告权益,又与原告签订《解决南华鸡场遗留问题补偿协议书》,给原告补偿涉案的80亩土地的承包剩余年限租金人民币49.8万元。同时,原告表示不再以任何形式对原南华鸡场问题提出补偿要求。2013年12月27日上午8点半,由于原告未按约定自行拆除,由被告牵头,其他单位联合执法,对原告80亩土地上的建筑物和其他附着物以及青苗进行清理拆除。期间,造成原告个人财产损失给予原告补偿人民币29840元。对此,原告承诺不再以任何形式提出补偿要求。关于涉案的4.28亩土地,原告称,2009年,原告与定安县定城镇多益村第一生产队的村民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由该村民租赁上述4.28亩土地给原告建鸡场,共缴纳10年土地租金人民币19260元及交纳所在村委会租金人民币2000元共计人民币21260元。原告在该地所建鸡场,只使用1年,原告已自行拆除。

    本院认为,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为了加快县重点项目开发建设,就涉案的80亩土地与原告签订补偿协议,对原告在该地上的建筑物、附着物及青苗进行补偿,该补偿协议系双方平等、自愿的合意表示。自原告领取全部补偿款后,原告作为租赁国有土地的一方,对涉案土地及地上的建筑物、附着物和青苗不再享有任何权益,按照约定被告可以自行处置。而后,被告对此进行清理拆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二条第三款“行政强制执行,是指行政机关或者行政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对不履行行政决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强制履行义务的行为”的规定,被告的清理拆除不属于行政强制执行,不受行政强制执行程序的约束。被告经通知原告自行拆除未果的情况下,按照协议约定进行清理拆除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应予支持。原告请求被告支付因强拆导致原告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171590元,即原告在涉案的80亩土地上的建筑物、附着物及青苗的损失,因被告已作了补偿,原告对此不再享有权益,因此,此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请求被告支付涉案的80亩土地的征地补偿差价人民币388000元,以及支付因征地导致原告的停产损失人民币100万元,由于本案不是征收土地,不存在补偿征地补偿款和征地造成原告停产损失的问题;同时,其请求被告支付挖井费用的补偿差价人民币112000元,由于原告的水井已按评估价作了补偿,原告没有异议,原告再次请求补偿新挖井差价不合理亦不合法。因此 ,原告的综上诉请本院亦不予支持。至于原告请求被告支付其承包4.28亩土地的剩余年限租金人民币25038元的问题,如果承包土地是事实,可以和承包方协商退还剩余年限租金,或者通过其他途径解决,该剩余年限租金与被告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综上,原告的6项请求无事实和法律根据,其请求依法应予驳回。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定安南华蛋鸡场要求:一.依法认定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强拆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二.依法判决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支付原告定安南华蛋鸡场因强拆导致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171590元;三.依法判决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支付原告定安南华蛋鸡场承包4.28亩土地的剩余年限租金人民币25038元;四.依法判决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支付原告80亩的征地补偿差价人民币388000元;5.依法判决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支付原告定安南华蛋鸡场因征地导致的财产损失即挖井费用的补偿差价人民币112000元;六.依法判决被告定安县人民政府支付原告南华蛋鸡场因征地导致的停产损失人民币100万元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定安南华蛋鸡场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吕丽霞

    审 判 员 汪永清

    审 判 员  符  铭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黄 晨


    无需注册,30秒快速免费咨询